首艘支援武汉的“蓝鲸”号游轮抵达武汉
来源:首艘支援武汉的“蓝鲸”号游轮抵达武汉发稿时间:2020-03-28 03:29:23


“担心蜜源地不欢迎我们”

按照防疫要求,刘忠华和同乡的蜂农在云南进行健康检查,办理健康证明并找当地村镇盖章。他们本以为有了证明,加上官方政策支持,可以顺利归程。但3月10日当天,众人还是卡在了湖北公安县下高速的路口,离家一步之遥。

贺福平原计划3月中旬按往年路线到湖北荆州采油菜花蜜,但联系当地村镇后发现,即使有健康证明,外地蜂农进村仍需先隔离,蜂场也无法事先安置。这样一来,就算到了蜜源地,也不能放蜂采蜜。“追一个花期只有3天时间,第4天就别去了,其他蜂场都到位了。隔离完14天,哪一趟都赶不上了。”

3月初,刘忠华与贺福平等人的饲料问题基本解决。刘忠华和同乡的蜂农立即着手返乡,全年的转场抢蜜大战才刚刚开始。由于春繁的耽搁,接下来的时间一刻也不容松懈了。

这种养蜂方式称为“转地养蜂”。我国是世界第一养蜂大国,蜂群数量超过900万群。国家蜂产业技术体系首席科学家吴杰估算,按照蜂农人均养蜂30群来算,全国约有30万名蜂农,其中至少半数需要转场养殖。据公开报道,每年我国蜂农多数转场超过5次,平均每人转场距离超过3000公里。

湖北、云南多名蜂农向记者反映,遇到了跟贺福平类似的问题。对于日益迫近的下一次转场,刘忠华也不放心,“目前还有一些村镇没有开放,我们湖北出来的蜂农,身份敏感,担心蜜源地不欢迎我们。”

在刘忠华的家乡,老一辈蜂农们几乎都在坚守。近几年由于收入下滑,也有少数人转行养殖小龙虾,但做了一段时间又回归老本行。刘忠华也考虑过转行,有人劝他年纪大了应该在家谋个稳定的行当,多陪陪家人,但最后他还是舍不得蜜蜂。“希望政府能在经济上更多支持蜂农,至少让蜂农能在今年的疫情中活下去。”

瑞典电视台(svt)报道,首都斯德哥尔摩的丹德吕德医院的代表多里斯·索内兹达里克(Dorieth Sonezidaric)说,来自医疗系统的数据表明,很多医护人员都被感染了。

一切似乎都按计划进行着。但刘忠华与贺福平没有料到,一场疫情突然席卷全国。

他打算坚守到4月20日,随后回到根据地山西,在运城赶第二场泡桐、苹果和洋槐花期。由于错过湖北的油菜花期,贺福平估算损失至少6万元。儿子今年30岁,贺福平本打算年底用卖蜂蜜的钱加上积蓄给孩子置办婚礼,并给小夫妻买套婚房,这一计划眼瞅着泡汤了,“今年不赔钱就知足了”。